首页>达人活动/报告> 黄歇 你到上海,不能不知道
旅游情报编辑部

黄歇 你到上海,不能不知道

发布时间: 2016-01-26 15:34 未经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:4913

【导言】《芈月传》的片头,有芈月与黄歇眉眼传情的一瞬,黄歇那一笑,竟然被网友噱称为“中国好男友的痴汉笑”。女一号芈月的饰演者孙俪,是上海人;黄轩饰演的春申君黄歇,在历史上亦确有其人,而且名气比芈月大的多——与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、齐国的孟尝君田文、赵国的平原君赵胜,并称战国四公子。在上海民间,黄歇尊称是——本地神。他曾经官拜楚国宰相,亦曾经领受楚考烈王封给的江东之地,其中就包括如今的上海。黄渡、春申、黄浦江云云,相传都与这位黄歇有关。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和他有关的上海。

电视剧里芈月与黄歇相恋的桥段,在历史上不太可能发生。假如发生,那根本不是姐弟恋的问题了,而是女大男小年龄差别可能达20岁的忘年恋。以公元前265年秦宣太后去世时作比较,当时55岁的黄歇尚未担任楚相。芈月成为太后时,儿子嬴稷年19岁。芈月成为太后直到去世共41年。这么一算,即使芈月15岁生育嬴稷,她去世时也得75岁高龄。而嬴稷的年龄,比黄歇只大不小。

当然,贵为太后,一度把持朝纲,找几个年轻的男宠什么的玩玩以满足情欲,也很正常。事实上,宣太后去世前拖着病体,曾经下命令要男宠魏丑夫殉葬。这位丑夫可不丑,绝对颜值爆表,只不过生于丑年——子丑寅卯的“丑”,也就是牛年。电视剧里倒也编排得好,扮演魏丑夫的,竟然也是这位叫黄轩的“小鲜肉”演员。言下之意,芈月因为移情效应,才选了这么个男宠。

历史上,黄歇取得江东封地时,宣太后已经在咸阳驾鹤西去了。虽说如今的上海确实属于黄歇的封地,可许多号称与黄歇有关的地方,留下的恰是传说,大多尚无证据可考。但循着传说去那些地方走走看看,让思绪回到战国古风悠悠的时代,回看这曾经水网密织的江东,再回到如今高楼林立现实中的大上海。穿越时空,每个人得到的答案或许都不尽相同。


黄渡

从上海市区开车,走曹安公路,出外环线,过江桥镇,即是如今的安亭镇辖地。但老嘉定人一直记得并且至今依然认为——安亭是安亭,黄渡是黄渡。大致在如今的A5公路和嘉松北路之间,老早是黄渡镇所属。2009年,黄渡镇与安亭镇合并,成立新的安亭镇。然而,黄渡这一地名,却是生了根的,无法一笔勾销。


区划合并早有先声

行政区划的调整,是持续不断的事儿。比如1950年代早期,整个嘉定县属于江苏省。后来嘉定县划入上海,几经区划调整,比如真如一度并入嘉定县,最后又交给了普陀区。而嘉定县后来改称嘉定区。

黄渡的集镇,原本也不在一个大的行政区划里。其原以老吴淞江为界,北岸属嘉定县,于宋元之际形成集市,俗称老黄渡。南岸属青浦县,明嘉靖、万历年间形成集市,俗称新街或新黄渡。两者于1949年5月统一划并江苏省嘉定县。

吴淞江两岸的黄渡镇之所以在解放初划到一个县管辖,一方面是因为其一直不声不响地保持着一项纪录——三百里吴淞江唯一跨江成市之所;另一方面,可能解放军进上海时,感到吴淞江的运输能力必须在统一指挥下才能更好发挥。

黄渡,堪称行政区划合并的先声。

如今的上海,连闸北和静安都已经合并为新的静安区了。在此之前,诸如市区的普陀等,也是跨苏州河建制的。然而,只需要看一看如今市区段的吴淞江——从北新泾到外滩那一段,被称之为苏州河者,河上早没有河船,河两岸亦没有直接的融为一体的市面,有的更多是森森高楼两两对望。回想那个并不久远的年代,吴淞江流经黄渡镇的江面上,却是跨江成市,在河面上就有熙来攘往的船只进行各种交易。船只两两相交,每每会发生唐诗里总结出的情节——“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。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”

黄渡之有船来船往,这一切,或许都与战国时春申君于此北渡有关。那一次大军过处,让此地的居民对“渡”有了切身认识,从此江面上船来船往,各种热闹;江两岸人来车往,更是各种闹热……


元宵节的酒

在2000年左右,具体是哪一年我已经不记得了,那一年的深冬,我去往嘉定吃喜酒。新娘是江桥人,新郎的老家则在封浜和黄渡交界的地方。那是当时已不常见的中式瓦房,那房瓦间隙都长出了草来,看来有些年月。因为新郎家人都在市区工作,老家经常空关着,眼看着周边的邻人大多造起了三层小楼,新郎的老家显得格外与众不同。

那一天的喜宴就在房前屋后摆开。各桌摆放的是当时的黄酒新产品——和酒。然而,乡人还是习惯将酒筛在碗里吃。因为快过年了的缘故,许多老人要赛酒,并称,这是本地旧俗。

与我同桌的有个姑娘,穿着与当地人很不相同,一开口竟然是日本人,自称是从浦东赶来,是新娘的同事。那时候中环线、内环线等市区快速干道还没有合拢,她来吃喜酒,必得在此地过一夜。我们两个外乡人看着本地老人用饭碗喝酒,于是也放弃了酒杯。

“再来一碗!”

“干了。”

……

也许是新郎新娘低估了客人们的酒量,后来和酒吃完,有人竟然到后厨找酒喝——找来一格栅嘉善黄酒。当时这种售价一块两三角钱的酒,大多被人用作料酒。没成想在那天的婚礼上也被人吃光。

后来新郎告诉我,当天座中有一位喝黄酒比赛冠军。

“喝黄酒也有比赛?”我不禁有些愕然,“怎么个比法?”

搭台,畅饮!就这么简单!这是我后来才闹明白的事儿。在2012年新春元宵节期间,位于绿苑南路的安亭镇社区文化中心黄渡分中心,也就是黄歇广场,就曾举办了一场喝黄酒比赛。在春申君黄歇的塑像前,打擂台者人手一瓶黄酒,主持人一声——开始,饮者比赛谁在最短时间内喝光瓶中酒。比赛共经过初赛、复赛和决赛,最后产生出了“状元”、“榜眼”、“探花”等名次。

我觉得如果这个民俗确实与黄歇北渡伐秦有关,那么很可能黄歇北渡的日子大约在冬季。出征前饮酒,本是古时乃至今日军人的行为,而在江南之地,饮酒驱寒的时节,无非冬月、腊月、正月了。

除了喝黄酒比赛以外,黄渡镇在冬日里还流行吃羊肉烧酒。当然,这一习俗在上海来说,本非黄渡独有。周边的江桥、真如、南翔等,以及距离黄渡更远的七宝,甚至浦东南汇的新场、奉贤的庄行等地,都流行吃羊肉烧酒。当年这些地方,乡人多养湖羊。如今都城市化了,湖羊肉只需从养殖基地买来便可。我想,当年黄渡之所以也有这一旧俗,倒也很可能是因为此地当年吴淞江上的市面之大,把上海乃至苏南周边的一些风俗都带了过来。


三个渡口和三座古桥

寻访黄渡老人,得出黄渡老早有三个渡口和三座古桥。

所谓吴淞江或者说苏州河上的渡口,我小时候倒也是经历过的。比如我家当初所在地是曹家渡,虽然渡船早就没了踪影,可地名保留至今;我小时候还曾在强家角坐过摆渡船,费用是一分钱,可以从长宁区的三角场摆渡到普陀区的光复西路。

而相较于市区苏州河来说,位于黄渡的吴淞江,江面要开阔许多。当年的黄渡有三个渡口,称为东、中、西三渡,每个渡口还都建有一座亭子,供行人躲雨避风。

因为渡口多,黄渡在20世纪中期以前,是上海乃至昆山一带为数不多的每天有早、中、晚三市的集镇。许多进出上海的拖船,船老大往往到了黄渡便抛锚,然后上岸逛夜市,隔天再逛个早市,然后再进上海。买点心的,买毛巾肥皂的,甚而到镇上的书场听评弹,到浴室孵混堂,或者泡茶馆、吃小酒。

当年黄渡的三个渡口具体位置到底在哪里,本地人的记忆也比较模糊。但一些老人告诉我,黄渡有大黄渡与小黄渡之分。其中,千秋桥附近就算是小黄渡。如今的千秋桥,只是华浦路跨越苏州河的一座悬索钢结构桥。而在乾隆年间,此地所建千秋桥,乃是黄渡的一大地标。大桥上方和桥头两侧,分别搭建了木制结构的长廊和牌楼,逢重大节日会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。只可惜1937年“八一三”战事期间, 古桥被日寇飞机轰炸,毁于一旦。

当年,镇上的千秋桥、迎恩桥、张家桥,因了是高拱桥的缘故,桥顶都高过民房,成为附近村镇的制高点,站在桥有看风景,村落、阡陌、河船,尽收眼底。甚至在冬雪之日,有“远村霁雪”的美景。

作为古桥,迎恩桥和张家桥比千秋桥晚些年被毁——“文革”时期遭到拆除,然后改建成混凝土桥。

如今,黄渡西侧是嘉松北路吴淞江大桥,东侧是A5公路吴淞江大桥,那气势绝非昔时可比。然而,那悠远的河船、市声里,慢笃笃的生活况味,却很难觅得。我走过吴淞江北的劳动街,发现了许多以“黄渡老街”为名的商铺,包括一家老街浴室,门面不大,很有些年月的样子。当然,这所谓的“年月”,也不过往昔三四十年,即便是一处夏采曦故居,也不过稍微多几十年的风物。在黄渡,莫说寻觅当年黄歇帐下将士的遗存,即便本世纪初大兴土木建造的美国梦幻乐园,竟然也颓圮多年。

在嘉定区来说,黄渡如今没有东边的江桥热闹,没有西边的安亭规整,更没有`北边的南翔富有现代气息。但黄渡保留的一些古风,似乎恰恰是都市人在钢筋水泥森林中呆久了,而多少有些怀念的气息。


春申

比起黄渡来,如今上海闵行、松江一带,更有许多以春申为名的地方。没错,春申,正是黄歇的封号。

如今的国际大都市上海,别名中既有申城。甚至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,也是以黄歇为名,别名更直白——黄歇浦、春申江。以政治家而论,黄歇并不是一个成功人士。伐秦伐了半天,楚国最终为秦所灭。而黄歇曾经玩了个阴谋,最终导致杀身之祸。这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?原来,因为楚考烈王无子,黄歇替他担忧。于是,他将一位赵国女子李某某肚子搞大以后,献给考烈王。等孩儿出生后被立为太子。李某某的哥哥李园在考烈王死后,却把自己外甥的亲爹黄歇给杀了,以此独霸朝纲。

春申君为政,可谓糊里又糊涂,最终丢了小命。可春申作为一个地名却留下来了。


春申在哪里

申城、黄歇浦、春申江……,一系列的以“申”为名的东东,似乎可以证明春申君的封地在上海。其实不尽然。

黄歇任楚相后,被楚王封为春申君,并赐予封地——淮北十二县。只不过后来春申君觉得这些地方太靠近齐国,且距离楚国新都城也挺近,是拱卫京师的重地,甚至是未来兵家必争的要冲,不太适合作为封地。考烈王于是收回淮北十二县,把被灭了的吴国故地封给春申君。

如今的河南信阳,既在当年淮北十二县中。信阳的古称之一,也叫做申城。如今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尚有春申街道。此地处于鄂、豫、 皖三省交界之所,北临淮河、南依大别山。信阳一度也叫做光州。在乾隆《光州志》载:“光州内有黄歇宅”,又载:“州境(在潢川)即在所赐十二县中,今州治其遗宅也。”

黄歇被改封到吴地以后,,“建都邑于故吴墟”,也就是在吴国的故都重新建设自己的都邑。按照今天的话说,那就是重建苏州城了。如今的苏州市王洗马港,既有春申君庙。这一现存的道教庙宇,始建于明代,而在清朝同治年间重修。

当然,上海与黄歇的关系更是被屡屡提及。比如2002年上海申博成功晚会上,第一首歌就是《告慰春申君》。

除了黄渡有传说是春申君率军渡江伐秦之地以外,在如今的闵行区有春申路,松江区则有更富有历史意味的春申村。

报载“在如今莘庄镇南面、春申桥西侧,原有一座春申庙,庙内供奉的便是春申君黄歇。春申庙初建于宋,清雍正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年间屡有增建、重修。1958年,因拓建沪闵路拆除。”如今此地一片绿地,到就叫做春申绿地。


博物馆和梅花香

莘庄站,是上海的地铁1号线和5号线的枢纽站。从莘庄站到春申站之间,如今有着太多的新造楼盘。名都新城、中祥哥德堡、都市新城云云,听那名头,一个比一个洋气。倒是稍许有些儿年月的好世鹿鸣苑,所谓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”,最早见于《诗经•小雅》,后来被曹操化用,更加脍炙人口。

好世鹿鸣苑之南,就是春申路;之东,则是莘城中央公园。中央公园边上,就是闵行博物馆。在闵行博物馆,能看到最古老的上海——马桥文化遗址出土文物。这些三千多年前的人文遗存,证明了上海的历史是如此的绵长。当东方的太阳从海上升起的时候,无论是3000年前,还是如今,人们都在这一片土地上,爱着,生活着。人们也都有一个上海梦。也足可以证明——春申君受封之日,上海并不仅仅是一处滩涂,她已有不少人类文化的痕迹。

当然,不管怎么说,从春申君受封时,直到并不久远的过去,闵行一带还是农村郊野的味道。如今,却已经都市化了。我的朋友、画家安朴老先生的笔端,莘庄地铁站南广场不远的城市剧院,有些大隐隐于市的味道。记得几年前的一个秋天,我曾来此地观看莘光学校同学们的原创校园音乐剧《梦开始的地方》。当时心中暗想:“这么好的剧院,难道仅仅是做中学生和社区演出用的吗?”了解下来,还真不是如此!比如最近,在上海白领中颇有号召力的何念,就将新作《失恋33天》搬演到城市剧院。加拿大多媒体剧团更是带来了多媒体剧《维多利亚记忆》。这分明是一个有着鲜明当代都市感的时尚剧院啊!

还有莘庄公园,既是上海唯一的以梅花为主题的公园。2016年2月,莘庄公园梅花节将如期举办。我不知道随着《芈月传》的热播,是否莘庄公园的梅花节将会出现一些春申君的主题。我也读到一些文章说,春申君当年即使来到过上海,此地也是尚未成陆,或者是一些滩涂,而历史上上海真正大规模疏浚河道发生在明代,只是明朝人牵强附会于春申君。


当然,历史上黄浦夺淞,成为上海的第一大河,确实是明代发生的事情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春申君的封地确实在吴,而如今布满梅花的莘庄公园,以及嘉定黄渡一带,在战国时期已经成陆。春申君的传说,是否是事实,还是恰如《芈月传》中桥段一般后人编造,还有待考证。

作为一个生活在申城的人——我指的是上海,想来,未必一定要寻觅到黄歇当年的足迹,只是在看上海女子孙俪主演的电视剧《芈月传》时,做一番流连,看看剧中一个也叫黄歇的小子,很有可能在上海留下过什么,也是不错的遐思。



本文系《旅游情报》杂志原创,未经本站允许,
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,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