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达人活动/报告>达人报告列表> 世界第一的邮轮 玛丽王后2号

世界第一的邮轮 玛丽王后2号

发布时间: 2016-02-03 13:56 未经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

【导言】2015年初,古先生登上了玛丽王后2号邮轮,而临近年末,古先生又再次选择玛丽王后2号作为2015年邮轮航行的收官之作。这艘堪称世界第一船的邮轮,到底是有何魅力,赢得邮轮专家古先生如此钟情。我们将深度为你“八卦”这艘有趣但不为人熟知的大船。


2015年1月10日是我坐邮轮30年历史上的里程碑,那天我在南安普敦登上玛利王后2号,RMS Queen Mary 2,以下简称“QM2”(RMS是Royal Mail Ship,是一项荣誉) ,开始二十晚的到迪拜的旅程。坐船“太多”的我对船的期待已不多,可是因为坐的是QM2,又是Princess Grill套间,登船前我带着已好久没有的期盼。之后,年末几次在海港遇到QM2,同船的不少客人都有点肃然起敬之情。


世界第一船

我认为以船论船,QM2仍是世界第一船,而且看市场趋势的需求,也许世界上不会再建第二艘一样的船。很多人称邮轮为“游”轮也许始于笔误,但事实上那些其它的船也确只是游轮:一大幢海上公寓(哈哈,很多是大陆所谓的经济适用房,香港或称廉租屋),建在吃水浅的船身上,能以慢速航行,廉价提供海上娱乐设施,低价吸引客人而船上高价推销以收回成本……这也许是今天“游轮”的定义?而QM2是唯一的远洋邮轮,有人称之为“真船”,就算是同公司的另外两艘船,也不是这样的船。


加厚船身 超强动力 超级大船的过硬技术指标

QM2拥有加厚的船身,特强的发动力,据Berlitz Guide说这船倒车后退的速度,也能比很多船前进的速度快,而且玛利王后2号在夏季仍然行走伦敦纽约间的定班大西洋航线, QM2的Draft(吃水深度)是32.6英尺,超过海洋绿州号的30英尺,用非技术性的话说,15万吨的QM2,船身在海底的深度超过22万吨的Oasis,但后者建在水面的高度却高得多。由此可见QM2有性能高得多的抗浪性能。能在风浪正常操作和它的高速度,是何谓真船的准则。因为这些看不见的因素,此船的建造成本特高,2004年下水时耗资8亿美元,但2006年下水大约同吨位的海洋自由号(Freedom of the Seas),虽然因为加入了更多舱房的装潢费用加上通货膨胀等因素,也只是5亿9千万美元而已。撇开一般人不求甚解的技术因素,再与吨位类似的海洋自由号比较,那艘“经济适用船”有1817个客舱,客量是3634人,QM2只有1310客舱,最大客量是2620,少了一千个客人,因此QM2 (虽然也有经济适用内舱) 个人空间大得多,船上不至于到处人山人海。QM2达致了56.6的Space Ratio,胜过“冒称5星”的较小船,如只有52.5的Oceania Riviera(大洋蔚蓝海岸号),和42.7的精钻旅行者号(Azamara Journey),所以船小不一定代表客人空间多(不拥挤)的舒适。


体会旧时代的豪华感

从二楼大堂登船,立即能感受到这艘船的空间感。二楼、三楼和七楼是公众活动楼层,挑高非常高,使人觉得舒适兼高级。它的中央大堂只有五层高,也特意设计成不大的面积,但却给我我认为的高级感。至于船的装潢十分讲究,用擦得发亮的黄铜和红钢琴木,墙上可能是雕塑,玻璃可能是镌花的,完全不同其它大船,(也许除了公主号) 的刻意缤纷给人的俗艳感,毕竟很多船的装潢都是廉价的“涂鸦派”。走廊是一般船走廊几倍的宽度。这样的空间感加上永不人山人海(超大船必然的情况) ,使坐惯船的我也觉得有震撼感。我说此船是世界第一船,不单是因为它的技术规格,也因它给我泰坦尼克号时代的豪华感觉。我甚至可以这样说,一个旅行者(而不是不求甚解的家庭船客) ,如果一辈子只能坐一次船,那你应坐的船就是QM2了。


与众不同的空间布局

此船的布局也与大多数船,全部我坐过的船不同。它的大堂和客服全在二层和三层,餐厅包括非常大的吃早餐也不用求坐的自助餐厅、两间高级套房客用餐的Grill Room,并且主要都在七层,不像其它船,自助必在顶层。虽然这里顶层(12层)也有餐饮,不过只是烧烤便餐,八楼是付费餐厅Todd English,二、三楼是主餐厅Britannia及Britannia Club。我想到超大船如挪威邮轮爱彼号(Norwegian Epic)和格式达邮轮皇冠号(Costa Diadema)的餐厅,都主要设在同一层的布局。

QM2的布局也许没有那么方便,开始几天你甚至可能迷途,但这样的分隔,给人宁静和更高级的感觉,甚至看图觅路也是一种乐趣。船的酒吧有11个之多,每间都有特色,比如其中Golden Lion Pub是英式酒吧,可以去吃英式酒吧午餐。购物都在三层,但在八楼有一间书店,和超大的海上图书室……可以这样说,这船的设备什么都有,而图书馆和书店就特别适宜我。书店特多讲船的书,很多是专写QM2或船公司Cunard的,Cunard到今年庆祝175周年了,它的历史其实也就是邮轮的历史。

说到QM2的设计布局,很多妙处。由于采取了不少“错层”的布局,所以这船有一个非常大的大舞厅Queens Room,楼高达七米多,非常堂煌。这里是举办化装舞会,下午茶及茶舞,和一些表演节目的地方,其中在这里用英式下午茶,虽然人多,但仍是不用拼桌,侍应穿大礼服戴白手套,用银器与骨瓷的高档茶道,而Grill级的客人可在Queen's Grill Lounge用安静的下午茶。QM2的剧院也非常特别,是两层可容1094座的设计,特色是楼上竟有一些包厢。这剧院另一特色是它特意不用尽船的宽度,因为剧院不开窗,所以剧院的两边是海景走廊,通达后面漂亮的星象馆。这间Planetarium也是层级式的设计,除了星空投影设备外,也是很好的电影院和演讲室。

QM2的布局虽然有点令人扑朔迷离,却妙极,我就特别喜欢船上长长的有斜坡的走廊。按传统邮轮的设计,船上七楼有一条环船甲板,绕行三周就是1.1英哩或1.6公里。甲板特别宽阔,实木地板,靠椅都是实木的,非常高级。阳光普照之日,我看到甲板日照的一边全是晒太阳的人,阴凉的一边没有人。

QM2最高级的客舱 Queen's Grill主要设在九楼,少数在十楼,而其次的Princess Grill则全在十楼,顶层反而是Britannia较高级的会所露台房。别的船把最高级的房放在最高层,其实这并不合逻辑,因为遇到大浪时,越高层越会觉得比较摇,而且餐厅都在七层,那么住高层就不太方便了。不过,如果你住在船头,每天到船尾晚餐,也要走达三分之一公里的路。但不要紧,这样漂亮的船,我觉得每次走过都是观光和娱乐。


别计较 坐邮轮就是享受分级别待遇

一如传统邮轮,Cunard的船,一般来说可分为Grill Class和Britannia两等级的服务。任何船都有舱房的高低之分,但提供的大多数服务都一样,甚至是吃一样的餐。可是在QM2,不同舱位等级的客人吃的是不同的餐,Grill客有独用的Lounge、甲板和一个Concierge Lounge(客服厅),而且除了这大致的分别外,其实Grill 也有Queen's和Princess Grill之分。两间Grill餐厅的餐牌无甚分别。Grill餐厅除了每天改变的餐牌外,还有一个不变的点菜餐牌可供混合选。其实每天餐牌也有很多选择,主菜就可能有六款了,再加上点菜餐牌,选择很多。最近发现在银海和水晶船上也有另一点菜餐牌可选,不知是否属于近期船公司的共识又或者是因为有些船公司先行了,而别人为了竞争也就效法了。到此我应再提一下QM2上Princess Grill的吃喝:这是5星水准的餐饮水平,我拿同级的银海和水晶作比较。照我的中肯评论,随着水晶烹饪的趋向“现代”、银海常有我不敢恭维的由菲律宾厨师做的中国或亚洲菜,QM2 Grill的餐的水准,是比较传统的烹饪取向,并且可能最适合我的。QM2 Grill用料好,几乎不可置信的是,首六天的晚餐,龙虾入馔竟有四次。不过,这仅限于Grill Class头等的餐,我特意去查看和比较Britannia Restaurant的餐牌,这六天龙虾出现一次。

在QM2的Princess Grill,午餐餐牌会附上晚餐餐牌让你考虑:有些菜需要提早在午餐时预定。在5星船上,吃饭是非常重要的事,所以要穿戴整齐,其它小节也要认真。如果你要晚餐时开一瓶好酒(船上有2006的Lafite,2010的DRC Romanee St Vivant,大约1400美元,起码比北京国贸的酒铺便宜),那你应该先看餐牌选择,选好了酒,侍应会预先给你的拉菲开瓶透气。可喜的是Cunard仍然保留了这许多邮轮黄金时代的文化!对了,像我这样的自封食家,我发现餐牌每十天环回一次。即使如此,选择还是太多了。

至于Britannia等级,也有两间餐厅之分,住较高级的Britannia Club客房的客人,可以使用Club餐厅,是单次座席制,而普罗客则用大餐厅Britannia Restaurant。我进行了考察,发现这间大餐厅不但豪华,而且高级宁静,因为用厚地毯,座位间隔远,晚餐还有弦乐四重奏演出。不要以为这是像RCI或Costa式震耳欲聋的千人沙甸鱼式大食堂。我也研究过餐牌,发现Britannia和Grill的菜肴基本一样,也有龙虾吃,只是Grill会另有一或两道特别菜。不过,这里没有点菜餐牌。Princess Grill的餐是银海或水晶的级数。龙虾特多用不过没有鱼子酱。在Princess Grill,我的桌子是编定的,而且早餐午餐也用同一张桌子,这是远胜任何船的安排。自助餐的菜肴也不错,根据英国人的传统爱好,这里几乎天天有不错的正宗印度菜。还有,随着节省,今天大多数(几乎全部) 船都省去了Midnight Buffet(午夜自助餐)这传统了,这几个月先后坐银海水晶公主和歌诗达,都没有午夜自助餐了,可是QM2有,他家的Midnight Snack不是Snack,有小牛排鸡腿等热食多种可吃,还有甜品,其实根本是完整的一餐,而且从11点开始吃到半夜两点。我其实不饿,也不是要“吃回船费”,但消夜是邮轮的优良传统啊,怎可以省去?

以前我曾经担心,要是不能坐 (坐不起) Grill Class,船上的饮食会不会令人满意,经过现场的考察,我发现有了 “头等”的Grill Class,反而足以提升“二等”的Britannia的饮食水平,而且大餐厅Britannia的豪华,而Queens Room的下午茶的大场面,和自助餐的水平,都超出我对“一般大船水平”的预期。有趣的是,船长请客都席设Britannia餐厅(尽管吃的可能是Queen’s Grill的菜谱)。


这里我想说说QM2的客人。我发现这船的客人,对衣着特别讲究。华服夜的礼服穿着比率,类似在银海,也许甚至尤有过之。在皇家加勒比和歌诗达上也有Formal Night,但绝大多数人视若无睹,T恤牛仔服横行无忌,“穿得正确' 反而是异相。这使我想到一个我不想说的问题:同船乘客质量的问题。非常不好意思这样说,有钱人除了比穷人有钱外,也一般比穷人有修养和有礼。这使我想到,我不想坐美国的“工薪蓝领船”的一大原因,是怕与这些低层无知的美国人为伍。在QM2多天可见,这船的客人质量甚高,彬彬有礼,在走廊遇到穿礼服的邻居,大家都会自动问好,我觉得此船客人的水平不低于水晶的客。这是一艘非常英式的船,英女皇的肖像到处见,英式船比较规矩宁静。船上的衣着要求高于任何船:此船的衣着准则,只有Formal或Informal,后者也要求晚餐必须穿西装上衣,这对我也不是局限,因为我并不打算穿得破烂扮新潮,于是我喜欢人人穿戴,使全船都高级起来。

船上的娱乐节目也真不错,演出场次多,船上的歌舞组合是大编制,有四个歌手和十二个舞蹈员,船上的几队乐团水平奇高,听他们一再玩Dixieland爵士乐,水平超出预期。加上聘用了的确有点声望的客席演出者,担任Headline Entertainer,“头条表演者”,节目都有不错的水平。Cunard肯花钱搞娱乐节目,是因为每场演出的上坐率都很高。QM2的娱乐节目,应是邮轮中编制较大,水平也较高的。


古先生说起年初的20天航程依旧念念不忘。据说整个航程中有许多有趣的看点,有些是大船必玩的经典安排,而另外则有一些是因为他是QM2,特有的安排、特有的航程。对于很多读者来说,环球邮轮旅行是一种奢望,并非无钱而是没有时间,那么不妨随着古先生的镜头,来感受一下环球旅行的愉悦。


QM2上的20天  环球航线几大看点

南安普敦到迪拜航程20天,既定航程其中竟有13个航海日7天上岸, World Cruise的行程安排本来就是这样的,但这模式适合我这种“以船为目的地”的客人。如果要坐全程110天的环球,QM2是首选!

在南安普敦码头报到上船,非常快捷,Grill Class客优先,最妙的意外是到了客房行李就送到了。我赶及在Princess Grill餐厅午餐,最好的 (也是Cunard独家) 的是,全程不单是晚餐,早午餐也可在这里同一张桌子吃,受相同侍应的接待。全程连早餐都可以吃慢餐Fine Dining。把行李安顿下来,管房来打招呼,我告诉他我的“作息时间” ,让他记着,我的最高理想是他能趁我不在时给我收拾,后话是他做到了。


汇集行业内高手的娱乐表演

航行第二天的表演不错,演出者是MacDonald Brothers,他们表演祖家苏格兰的音乐,颇有名气。第三天的表演者是Kenny Martyn,是个颇有名气的单簧管演奏家,他的拿手好戏是演奏Benny Goodman的曲,相当好,而且次日他再出场,在大舞厅把QM2的两个乐队集合,玩爵士乐的Big Band,非常难得。而第三天的大剧院演的是高空体操,表演者Ilia & Elena曾是巴黎丽都和红磨坊的演员,也就是行内的极端高手了。也可以这样说,仅仅只看了三天,我已可肯定这船的表演节目是行内最讲究的,事实是可容过千观众的戏院基本上天天差不多客满。才只是第三天还有17天的“大好前途”,我那种不想下船的惆怅感已来了!是不是船太好玩之故?


体会英国传统的下午茶

航海过程中,不得不提的是下午茶。这几天我去了Queens Room的下午茶:英国的传统。光是Queens Room高达七米的楼底和那些大吊灯,就值得参观。QM2的下午茶是正统的英式“High Tea(高茶)”,我得享独占铺白桌布,用白棉餐巾银器骨瓷的小桌,戴白手套穿梭的侍应奉上Scone和精致茶点,而且有弦乐四重奏助兴。另一天则是大型茶舞。可是船大客多,各等级的客人一起用茶,变成几百人“茶聚”。不过,住在Grill Class的客人,可以享用在Queen's Grill Lounge的宁静下午茶,还有第三个选择,自助餐厅的下午茶。Queen's Grill Lounge的高级下午茶,像银海水晶的小众下午茶,也许更适合我,但大规模茶舞的下午茶也很高级,不是一般大船要拼桌子的下午茶。下午茶不是我的“每日定食”,但碰到这样大场面的海上茶聚还是要去体验一番的。


苏伊士运河及索马里海盗

过了罗马船便离开欧洲驶往中东。原定第五天才到约旦的Aqaba,海道经过苏伊士运河,红海、阿丁海峡和阿拉伯海。这些不常到的海域,其实正是我选择这航线的主因,尤其是我渴望在有生之年能渡越苏伊士运河。但有趣的是,这个海域是索马里海盗横行的区域,照理我们是15万吨的巨轮,速度又快,轻轻一碰便可撞沉一般的盗船,可是船方还是作了防范措施。第一天还特别做了一个乘客与船员一起的演习。大致的办法是,晚上七楼的甲板关闭并灭灯,派船员驻守巡逻,而且建议客舱把窗帘关闭,船上公共地方也尽量拉帘或灭灯。而且,万一船方发出遇袭的警报,住外舱的客人要离开近窗的地方,站在走廊。这样如临大敌,指出了海盗劫船的确是可以发生的!可尽管要劫,他们几百吨的快艇“应”会选择劫几千吨的货船。全程最危险的区域是Gulf of Aden,在那里我们得取道行驶“国际建议海上走廊”,那里有由联合国统筹的国际海军军舰巡逻护航。是的,我想海盗攻击这样大的船几乎不可能,可是既有这样的可能性,就有刺激性,增加航海日的趣味了。

虽然海盗仍然缘悭一面,可是我们在保护区内,而且不远处竟然真有一艘军舰。航行中船长能如数家珍的说出这艘四千多吨的驱逐舰的细节,不但包括其先进的装备,甚至船的Hull Number!此区巡逻的军舰,包括中国海军,不好的是这次执勤的是日本军舰,要受安倍晋三的保护,惭愧啊!到了这里,我才开始了解索马里海盗是怎麽一回事。原来他们本是索马里渔民,最初是地盘之争,他们扣押进入他们海域捕鱼的船,但后来发现,原来扣押商船索取赎金才是有利可图的道理。所以我说,坐邮轮有助于增长知识。来到这里,我才知道索马里在什么地方,原来这海湾西岸的一部份陆地就是索马里了!


渡苏伊士运河的期盼

1月20日晚上七点,船已抵达运河水道的进口点,也就是中学历史也读过的埃及赛得港的水域。我看到除了我们外,两边还有不下十艘船候在那里等过渡。苏伊士运河之渡一般约需十二个半小时的时间,渡船分北行和我们的南行线,新航道其中部份是“单行道”,需要等待另外方向的船通过,我们才可以鱼贯行驶进水道。在正常情况下,应当大约半夜两点钟进入运河,次晨七时许进入景区,那时间船上的导游会在甲板广播,船上的活动日记 Daily Programme登了一张运河的地图,说明进河后大约什么时间是景区。有趣的是,我们在此寄碇,晚上七楼的环船甲板关闭,所有的窗也放下窗帘,大概防海盗措施已开始了。


错过的佩特拉

不幸次日的九点钟,海上候渡的船仍在待候着,听到船长宣布,由于运河“修路工程兼堵车”,我们这一等至此已迟了七小时,而且还不知何时才能开船。再等到中午,船长宣布耗时太多,下一站约旦亚喀巴(Aqaba)已去不了。不幸此地是很多人的首要目的地,甚至也许是百多天全程,最重要的航点(坐飞机来也不易) ,却只能过门不入了。亚喀巴本身平平无奇,但它却是游览世界七奇之一,石山古城佩特拉(Petra)的地方!佩特拉谁都听过,但来过的人不多。不过,就算到了亚喀巴或安曼也不容易去,来回车程也得四小时,下了车再得在石缝小路走几里路。船上的陆上游清早八点出发,完成一次就得耗时10小时,而费用则为210美金 。说实话,我本来面临极大的纠结,我一直摒拒的“观光的压力”却因佩特拉迫人而来,到此那能不去?可是十小时的“赶鸭子”旅游,肯定比上班还辛苦,我正在为去与不去挣紮着之际,取消航点却代我解决了问题。罢了,也许这里是世上少数我未去过但极想去的地方的第一个,可是我并不需要什麽地方都看过的游历啊。


紧张刺激 夜航苏伊士运河

结果,难以相信的是船在晚上七时半才开,整整延迟了近24小时。最不好的是,通过运河的全时间都是夜航,漆黑一片看不到运河景色,虽然我到过更宜给游客看的巴拿马运河 。船维持黑暗航行,为了不让外面看到船上有人的影子,怕海盗抢不了船开冷枪。七楼甲板上也确有保安人员拿着望远镜监察。可是这一晚,虽然漆黑一片,很多人还是像我,基本上整晚半睡半醒,不时起床出露台看难得通过的苏伊士运河。我在晚上十点和午夜都曾绕船一周,虽然黑暗到没法拍照,可是人的眼球始终胜过相机的镜头,景色还是依稀可辨的。这次没看到运河的水闸不重要,要观光运河操作,大家应去的是巴拿马,而景观最好的运河则是德国的Kiel运河。可我总算可以夸称曾经穿越苏伊士运河了。今天这样做已不容易,但想当年飞机交通未盛行时,从亚洲到欧洲的旅客主要都坐船,而那时苏伊士是必经之途。


经过这次旅程后我已可确定,三个月的World Cruise环球全程绝不会闷,但必须坐高级兼好玩的船,那么QM2就最理想了。坐别的船,高级的船吨位小船上没有活动,坐大船则服务不高级,没法吃得下三个月那些船的“廉价餐”。于是我已盘算着找时间坐QM2环球全程,完成我的心愿。